2016年是ARVR火得一塌糊涂,但其实10年前,就已经有人在这个领域创业了,济南科明的陈清奎就是其中之一。

  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大战在临之际,他说:“我要把公司打造成中国高校虚拟仿真教学的第一品牌。”

  1985年,陈清奎就开始从事计算机绘画工作,也就是我们所理解的二维动画及绘图技术。

  2006年,陈清奎涉足虚拟仿真,开始了虚拟仿真教学和虚拟现实技术开发,承接了众多项目,例如模拟导游实训系统、地产动画、数字楼盘等等。

  2010年,科明数码承接了多个里程碑式的项目,其中一个项目是上海世博会网上世博山东体验馆。在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中,世博山东馆的点击率和播放次数排名第三,第一第二名分别是北京和上海,而且北京和上海还都是用Flash动画制作的。

  这一年,科明数码还为中国孔子基金会研制开发了“世界孔子像博物馆”、“孔子文化世界行”、“季羡林陈列馆”等网上展厅。

  在今天众多企业挤进VR、AR领域分一杯羹的时候,陈清奎已积累了扎实的科研经验。现在,他将眼光投向了内容的制作,他要用虚拟仿真技术颠覆大学教育。

  陈清奎是山东建筑大学机电学院教授,国家级建筑工程及装备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主任,所以十分了解理工科专业教学和学习的痛点:

  实验操作和教材平面之间的差距很大,学生没有足够的机会亲自操刀,只能凭借想像,难以理解实际的实验操作流程和设备组成结构;

  陈清奎带领团队开发了“老师好教,学生易学”的虚拟仿真教学系统,涉及多个学科的大量虚拟仿真教学资源。随着前端终端设备的创新,科明数码可以同时提供硬件和软件设备,手机APP、头盔、眼镜,这些都可以用来做载体。在内容上,科明数码还和机械工业出版社合作出版配套教材。

  当学生在预习某项实验时,可以通过先虚后实的AR学习方式,用科明数码开发的手机APP扫描教材上的平面图的时候,手机上就会出现立体的模型,而且还可以通过手机分解组装模型,通过这样的过程,学生在进入实验室前就已经对实验的各个步骤和设备了然于心,在进入实验室动手操作的时候就有的放矢了。

  曾有一名大学的校长很直截了当地询问陈清奎,虚拟仿真教学资源到底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比得上老师带领学生到实地去考察和动手更有利于教学吗?

  如果一个老师要让学生理解农作物从播种施肥到收获的全过程,可以带领学生去田间地头考察,现场结合实物教学。

  但是学生和老师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天天往地头儿跑,从浇水、施肥、除虫到收割每一个环节不落的跟下来,而且像种子发芽、农药配比等等细节也是无法用肉眼观察到的。

  那么如果利用虚拟仿真来模拟整个过程,岂不更有利于学生对教学内容的整体理解吗?

  虚拟虽然无法取代真实,但是完全可以做到促进对真实的理解,人眼总是有认知的局限,需要虚拟技术的支持。

  科明数码与山东建筑大学联合建立了国家级建筑工程及装备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学校负责教学资源体系构建,公司负责完成资源开发与系统设计,通过校企合作,优势互补。

  另外,科明数码在省内机电产品大赛中还设立了专项的奖学金,鼓励大学生投身“未来感”的创业创新。

  通过这样的方式,不仅可以为在校大学生提供实践的地点和设备,还可以拓展公司业务,为公司培养和储备人才。

  对于学生方面,陈清奎教授带的研究生,在研二的时候就可以到科明数码实习,完全是按照公司职工一样的要求和待遇,有工资、有研究课题,学生可以参与到真正的实践项目中,科研学习两不误,研究生毕业后,可以直接留在公司直接转正。所以在公司里,员工们都是叫陈清奎为老师,而非陈总。

  陈清奎和科明数码一直是在“一个领域里深耕”,只有做得专才能做得深,面对纷繁复杂的虚拟现实产业,科明选择的方向带着陈教授强烈的个人特质。